当然,我是那个建议何塞当教练的人。